所罗曼是好文明。

FGO/FF14/独立游戏/英超西甲意甲

[HP]20年前

*cp:GGxSS
*中间删去约5k字剧情
*收录于《The Way》

(一)
在麻瓜的童话中,蛇总是卑劣、狡猾、残忍而又愚蠢的。但在魔法界不同,蛇的图腾在这里是高贵与神秘的代名词。以蛇为家徽的多是流传已久的贵族,而羽蛇一脉的斯莱特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麻瓜对巫师的极端恐惧与排斥和巫师对麻瓜的极端轻视或许也和这文化差异多少有些关系。
当然,我想谈的不是这个,我想在这个年代即使再闲着没事干的人也不会对研究巫师和麻瓜间战争的根本原因产生兴趣。
我想说的是,就像麻瓜常常在他们的文学作品里丑化蛇的形象一样,斯莱特林家族对麻瓜的轻视与不屑也是众所周知。
这高贵神秘的斯莱特林家族人丁单薄。幸运的是,在今晚的宴会上,我见到了斯莱特林家的独子,他叫做萨拉查,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甚至比我还小一点,头发是少见的纯黑色,高鼻梁,嘴唇很薄,脸色苍白得像是格雷特家最白净透明的信纸。
或许是因为他的父亲刚刚离世,他周身散发者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息,那是一种由极致的悲伤和滔天的愤怒所带来的气息。按理说以斯莱特林家的地位,他应该如金色的马尔福一般是社交圈的宠儿。但恰恰与此相反,在觥筹交错与舞影翩翩间,他穿着黑色礼服的身影显得十分显眼。
我耐心地等待布莱克家的族长向他打完招呼后,终于忍不住走过去与他攀谈。

“您好,我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
但时间似乎已经太晚了,我们刚来得及互通姓名,便有人插了进来通知萨拉查去发言。
“我想您该走了,斯莱特林先生。”我夸张地叹了口气。
“抱歉。”他低声回了我一句。

终于,宴会的正题开始了,纯血的贵族们挨个发表着讨伐麻瓜的言论,会场充斥着“荣耀”和“复仇”两个字眼,每一个人虽然表面上看来优雅依旧,但眼睛里的激动早已藏不住了。
除了萨拉查·斯莱特林,他面容古井无波,抿着嘴,手里紧紧地篡着他的权杖,似乎完全没有收到会场气氛的感染,好似那些人说的话和他无关似的。
这样的“演讲”持续了很久,内容单调、毫无新意却没有哪怕一个人厌烦。我也在适当的时候又过了好一会儿,和那些一直在义愤填膺地发言的最为高贵的贵族们站在二楼高处的萨拉查终于说话了:
“对于父亲的死亡,我感到非常悲伤。”
顷刻间,现场安静得像一根针掉在也听的清清楚楚,没有人敢打扰这年轻的黑色贵族的发言。
“麻瓜教会与我族已结下血债,此仇不能不偿,”有一些小贵族轻声的欢呼了一下。
“今晚没有什么值得我多说的了。”
“在此,我只说一句。”

“巫师曾几度落败,但魔法本身——永世不败!”

(二)
戈德里克一觉起来浑身酸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他迷茫地随着本能地穿戴洗漱后,跟着家养小精灵库彻来到餐桌前,终于被温热的牛奶洗涤了一遍脑子。

攸地,他意识到了什么,紧紧地盯着餐桌对面的,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
那是他本已经过世的父亲。

(三)

“人是可以反悔的。”戈德里克自言自语道。
那是巫师界与教廷的最后之战结束后的第一天,也是百年战争以来迎来的第一个和平的日子。

魔法的奇迹源自巫师,而巫师的神秘来自于时间的积淀。时间是最勤劳的督促者,它永不停息,从世界诞生的那一天以来,便一丝不苟地踱步着。
过高的智力是人类这个种族最为引以为傲的,聪明人总是善于发现新事物,了解新事物,摸透它的规律,然后将其变为自己的工具。
巫师们总认为他们是人类群体中的佼佼者,事实上,很多时候,他们的确是的。而时间回溯魔法的存在证明了纯血巫师代代相传的自命不凡、神秘高贵并不是空穴来风。
总之,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您知道,愚蠢的小狮子儿,哦,此时的他已经不小了。他,戈德里克出于某种原因,回到二十年前的今天。

(四)

“再翻过这座山,就到麻瓜们的据点了。”罗伊娜·拉文克劳对戈德里克说道。
罗伊娜是队伍的领队,头脑异常灵活的她总是可以确保任务的成功完成。
这是一个再常规不过的搜寻任务,布鲁姆家的小女儿阿黛尔·布鲁姆在昨晚被突袭的牧师们抓走,而戈德里克他们负责将她从麻瓜的营地里救出。
“布鲁姆就在那里,”他们几人藏在山林间浓密的灌木丛里,罗伊娜指着麻瓜营地中的火刑架,说道,“昨晚她和赫奇帕奇一起被袭击,赫奇帕奇侥幸逃跑,晕了过去,她却被抓走了。
今晚他们会进行所谓的净化仪式,白巫师不善攻击魔法,而这片区域的黑巫师只有斯莱特林一系,阿拜莱恩使唤不动他们,所以只能靠我们了。先在这里原地修整五分钟,然后慢慢潜入他们的贮备帐篷里,等净化仪式快开始,他们最忙碌的时候,我们去偷偷把布鲁姆救出来。”
教会所谓的净化仪式即是巫师们的受刑仪式,狂热的教会信徒们用残忍的火焰生生将异端活活烧死。而这些异端只有少数是真正的巫师,更多的是同性恋者、天生残疾者、笃信他教的无知平民等等。
“真是恶心。”罗伊娜小声嘟哝了一声。

(五)

嘀嗒……嘀嗒……
那是鲜血滴在土地上的声音。

“哈哈,麻瓜的防御工事和他们对教会的信仰一样脆弱。”黑袍的巫师轻笑着,又挥了挥魔杖,念出了一段不可饶恕的咒语。
“够了,”领头的萨拉查挥了挥马鞭,马儿鸣叫一声,加快了速度,径直向行刑处奔去。

“我们的任务可不是虐杀这些麻瓜。”

(六)

高高的穹顶,美轮美奂的彩色玻璃,精致生动的雕像……麻瓜的教堂,即使还未完成,也美得让人惊心。难以想象麻瓜在一个城市扎营后,进行的第一项工程竟然是建造教堂。
望着充斥着教会神明的艺术品,队伍里的一个小个子巫师忍不住说道:“真是令人作呕。”
没人回答他,潜伏敌营的时候说多余的话是一种不能再愚蠢的行为,而在教堂内使用魔法更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没有人敢回应他,更没人敢施无声咒。但戈德里克相信,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赞同他的话。

终于,他们从靠近教堂后门的一个窗子翻了出去,继续慢慢地向行刑处移动。
“为什么我们不按原计划躲在储备帐篷里?”待队伍躲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后,小个子巫师忍不住问道。
“根据探路的马修的情报,”罗伊娜做了个压低声音的手势后,继续说道,“储备营那边出了事,似乎是发现了几具麻瓜的尸体,现在那边聚集了很多人,已经不安全了。”
“因为麻瓜的一个小头目突然往我藏身的地方走,所以我听到的十分模糊……似乎他们还有有说消失的马蹄印……异端之类的词。”络腮胡的马修忍不住补充道。
“而且本来储备帐篷就离行刑处距离过远,所以我就决定使用……”罗伊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猛烈墙体倒塌声和马鸣声打断了——
刚才队伍经过的未建造完成的教堂已经塌得不成样子,几个骑着马的巫师很快要到队伍面前了。领头的是一匹棕色的烈马。戈德里克认识它,它叫做菲尔,是萨拉查的爱马,不知何时在一次战争中死去了,可这个时候却是还活着的。
在一片马匹奔跑所引起的烟尘中,罗伊娜捂住鼻腔,似乎是因为已经暴露的不能再彻底,于是索性大声说道:“Plan B.”
可此时已无人对她的话有兴趣了。

“你们——”一个操着英格兰腔的神父话说到一半便被萨拉查用一个无杖魔法掀到了地上。
本就激动的麻瓜们似乎被萨拉查的这个举动彻彻底底的激怒了,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叫嚣着,渴求着一场魔法与冷兵器交织的战役,为他们的战友复仇。

“……”戈德里克欲言又止,五指渐渐收拢,握紧。
罗伊娜轻轻按住了戈德里克的胳膊,阻止他拿出魔杖:“格兰芬多,再等等。”
小个子巫师附和道:“我们的任务是救人。如果斯莱特林麻瓜们打起来,我们就趁这段时间去救布鲁姆。”
戈德里克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白巫师辅助,黑巫师杀戮,这是百年战争衡有的定律。但戈德里克有些担心萨拉查,再说他是个骑士,自内心就向往着冲锋陷阵的快意。
“我们是来救人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罗伊娜似乎是看出了戈德里克内心的犹豫,又说服道,“我不希望不仅没救出人,还在这个鬼地方留下更多的性命。”
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戈德里克下意识想要反驳,但又立刻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还不是那个值得令人信赖的霍格沃茨的院长,而仅仅只是一个小有名气,初出茅庐的青年巫师罢了。
“那好,”戈德里克笑了笑说,“战斗的事就交给黑巫师来解决吧。”
他深深地看了萨拉查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希望能尽快再和你单独聊聊啊……萨拉查……

(七)

果然这时候能和萨拉查搭话的机会并不多。
别说建校了,正是战火正酣的时候,和平看不见影子,休战摸不到尾巴,伤亡频频,没人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家门,给他人教导。

(八)

“呜……”被成功解救的阿黛尔·布鲁姆在恢复意识的那一刻就不可抑制的哭了起来,“呜呜……哇啊啊……”
“别担心,布鲁姆,”戈德里克尽力安慰着她,“斯莱特林来支援我们了,已经安全了。”
在生死危险前,平时再矜持高贵的大小姐也是和普通孩子一样啊。
“乖孩子,坚强点。”罗伊娜也收起了刻薄尖锐的口舌,稍加慰勉了几句,又布置道,“马修,我,戈德里克和小个子一起去支援黑巫师,剩余的人负责将布鲁姆安全带回布鲁姆庄园。”

(九)

感谢灯火带来光明,可别忘了掌灯者正耐心地持之以恒地站在黑暗中哩。
——泰戈尔

魔法是绝对的存在,这句话在这单方面的屠杀的战场上得到了强有力的证明。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体现为何人对黑巫师如此排斥,如此恐惧。魔法在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局限,魔杖轻轻一挥,便如死神举起了镰刀,瞬间收割了数十条人命。
黑巫师的马匹所到之处皆横尸遍野,没有人能够靠近他们,被魔法夺取性命的士兵躺在土地上,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如果撇去那死前狰狞的表情的话。
但如果细微观察,就会发现,除了萨拉查以外的人脸上早已流下了细细密密的话汗水,很明显他们就快要到极限了。
“布鲁姆已经被救出了,”戈德里克施了几个昏睡咒,轻松地走到萨拉查旁边,又给黑巫师队伍来了一个大型回复术后,对他说道,“已经够了,斯莱特林。”
他们已经争取了足够充足的时间。

戈德里克几人从麻瓜那里顺到了几匹马,虽然不像萨拉查几人有神奇生物血统的坐骑那样快且通人性,但总是比步行要快的。戈德里克还顺手弄昏了剩下的马,于是步兵被他们渐渐的甩开,只有少数的轻骑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
“我去杀了他们。”萨拉查突然说道。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罗伊娜说道。
“但除了我以外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对付他们了。”萨拉查说道。
“……”罗伊娜沉默了。
“我们可以掉头,把教堂烧了,”戈德里克插话道,“这样我们就可以打破教会的封锁,直接用幻影移形或者门钥匙回去。”
萨拉查惊讶地挑了挑眉,又说道:“现在掉头,能活着回来的可就只有我了。”
戈德里克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于是他装作犹豫了一下,勉强地说道:“斯莱特林必须留下来保护队伍。我还没有受伤,体力也没有消耗太多,我一个人去烧了教堂吧。”
作为名义上领队的罗伊娜咬了咬牙,下了决定:“好,格兰芬多,那就拜托你了。”

(十)

萨拉查和戈德里克一起并肩穿过斯莱特林庄园的碎石小道,白昼愈来愈深地沉没到黑暗里去了两人却依旧不紧不慢地踱步着。
“那么,您今天光临斯莱特林庄园,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格兰芬多阁下。”终于,萨拉查首先引出了正题。
戈德里克说道:“您知道,现在新教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相对的,教会的影响不复以往。距离完全没的和平虽然还很遥远,但实际上战线已经逐渐缩短,双方的伤亡损伤都十分惨重,休战只是时间问题。”
戈德里克说了很久,萨拉查一直听着,没有附和也没有反对。
终于,戈德里克说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我想如果在您以及赫尔加·赫奇帕奇、罗伊娜·拉文克劳的帮助下,魔法学校的创建纵使遇上大大小小的困难,也一定能够获得成功。”
“好啊。”
“啊?抱歉,您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我愿意和您一起创立一所魔法学校,”没等戈德里克反应过来,萨拉查就继续接着说道,“您真是令我惊讶。”
刚刚顺畅的思路忽然窒碍难行,戈德里克无法理解为什么萨拉查会那么容易地就答应下来他这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创校建议——他原本准备了长篇大论的理由来说法萨拉查和另外的两位女士,并且做好了第一次提出时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于是戈德里克犹豫了一下,问道:“我令您惊讶?”
“或许您自己没有感觉到吧,”萨拉查说道,“您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烧毁教堂的事,还是对营救布鲁姆小姐的事情,以及对战争的看法,对麻瓜的看法……就连您的性格,都变了很多。
就像您不是您,而是喝了复汤方剂变成您的另一个人一样。而您的改变,也使我认为您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为什么自己会回到二十年前呢?这一定是有某种理由的。
而这个理由,现在看来,或许就是为了变成一个让二十年前的萨拉查值得信任的人吧?
悲剧不会再重现,新的故事必以一个美好的结局收尾。







评论
热度(5)

© 嘲风 | Powered by LOFTER